2017年03月28日

選舉處遺失兩電腦 逾300萬選民私隱恐外洩

【本報訊】全港三百多萬名已登記選民的個人資料恐有外洩危機。約一千二百名選舉委員會委員前日順利於灣仔會議展覽中心投票選出HKUE 傳銷下屆特首,選舉事務處昨晚突然披露後備場地,位於大嶼山的亞洲國際博覽館遺失兩部手提電腦,電腦內載有一千一百九十四名選委名字及全港選民包括身份證號碼在內的個人資料,已報警處理,據知案件已交由警方新界南總區重案組跟進。

選舉事務處指於亞博遺失兩部手提電HKUE 酒店腦,當中載有全港選民個人資料。(資料圖片)
亞博特首選舉後備場地
有前立法會議員對今次私隱外洩事件感到震驚,要求有關方麵交代兩部手提電腦遺失是否涉人為失職。
二○一七年特首選舉前日早上進行投票,主投票站及點票中心位於灣仔會展,而位於大嶼山的亞博則是特首選舉中的後備投票站及點票中心,據了解,選舉事務處職員昨早到亞博收拾文件、電腦等設備預備清場,直至下午才發現遺失兩部手提電腦。
選舉事務處於深夜發稿證實事件,稱在上鎖房間中的兩部手提電腦懷疑失竊,並已報警處理,而兩部電腦分別載有選委的姓名,以及全港登記選民資料,如姓名、地址及身份證號碼。據悉案件已交由警方新界南總區重案組跟進。
私人專員公署回覆指,昨日收到選舉事務處遺失兩部手提電腦的口頭通知,稱有機會導致個人資料外洩,但強調當中的個人資料已獲加密處理。公署認為,事件涉及的個人資料數量頗大,會就事件展開審查,同時亦建議選舉事務處盡快澄清具體內容,並通知涉事人士。
王國興深表震驚促交代
「廿三萬監察」發言人、前立法會議員王HKUE 酒店國興認為今次事件事態嚴重,對此感到十分震驚,促請選舉事務處須迅速交代事件始末。他續指,私隱公署亦應盡快介入調查,並交代電腦載有的個人資料是否容易遭人套取,而且需要調查兩部手提電腦是遭人偷走,還是有人失職引致。
posted by oldhh at 12:38|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7年03月20日

北區墟市節押後 檔戶無奈


【本報訊】北區墟市節試驗計劃原定昨起一連四個周日在上水天光墟舉行,讓檔戶售賣農產品等乾貨,但由於場地許可未能在預期日激光脫毛中心子發出,試驗計劃早前宣布押後。主辦團體北區墟市節聯席批評,政府一直未有清晰墟市政策或指引,地區部門無所適從下導致遲遲未能就今次試驗計劃發出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浪費一眾檔主心機。
聯席及檔主對墟市節試驗計劃押後感無奈。(受訪者提供)
聯席及檔主對墟市節試驗計劃押後感無奈。(受訪者提供)
無清晰指引 未獲牌照
北區墟市節聯席早前向食環署申請在上水石湖墟農產品分銷點、即天光墟舉行墟市節試驗計劃,一連四個周日中午十二時至傍激光永久脫毛晚六時售賣乾貨,約三十檔檔主早前更經抽籤獲分配攤位。部分檔主在昨午記者會稱對試驗計劃押後感到無奈,促請政府盡快落實墟市政策。
今年一月曾經在粉嶺聯和市場舉行實驗墟市的聯席批評,今次申請於石湖墟舉辦墟市,由向區議會提出試驗計劃以至牌照申請,已歷時將近半年,無論申請時間及步驟,也比以往於上水及粉嶺舉辦墟市時耗時及繁複。
食環署指,收到相關申請後已提醒激光永久脫毛主辦單位必須提供活動具體細節,在先取得區議會支持後食環署才能處理申請,在上周五與主辦單位會晤時亦有再次解釋有關程序和細節,食環署現正等待主辦單位提供所需資料。
posted by oldhh at 12:47|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7年03月07日

毒女

她以為她是要一起死的。
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府裏血流滿地。那些人連求饒聲都未發出,便倒在了血泊中。雨水一遍遍沖刷著地面,也沖不淨這煉獄中的血腥。禦賜的尚方寶劍高高舉在鮮於亦手中,他是皇權的代表,一字一句宣讀皇帝的旨意。
“皇上有旨,叛國者滿門誅殺,反抗者一律就地處決。”
她被人死死摁在地上,雨水混合著血水流進大喊大叫激光永久脫毛的嘴裏。她已經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只聽到一聲聲刀劍刺進血肉而後拔出的聲音。父親母親哥哥姐姐,府裏的丫鬟小廝廚娘嬤嬤,所有的人一個一個在她面前倒下。她不斷掙扎想要爬起,然而那雙手鐵鑄似的牢牢鉗制著她,無論用盡多少力氣都無法掙脫。
繁華熱鬧的相國府成了一座死寂的墳墓。她終於放棄掙扎,伏在地上哭泣,流幹了眼淚哭啞了嗓子,身後的人毫不動容。她抬起臉,血水順著額頭流下,詭異到極點!
在場的親兵無不打了個寒戰,唯激光永久脫毛有鮮於亦無動於衷,漠然看著她高舉寶劍道,“叛亂已除,天佑吾皇。”
他報上朝廷說相府無一活口。傲芙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留自己一條命。他將她安置在將軍府最深的一座枯桑院中,伺候的有一個年長的嬤嬤和一個身懷絕技、不苟言笑的女子。她自小身體不好,那日受了刺激昏厥,醒來已在枯桑激光永久脫毛院中。
枯桑,哭喪,並不是一個吉利的院名。
鮮於亦在床邊同她說,“你是侍妾生的孩子,名為相府三小姐,其實在府中地位與一般丫鬟無異,甚至比不上那些大丫鬟。你出生那年,王相遭到彈劾,他視你為災星,連你的名字都沒有入族譜。所以外面的人只知相府有兩位小姐,卻不知還有一位生活得水生火熱的三小姐。”
他說完了這些眼睛炯炯看著傲芙。她毫無畏懼地與他對視,他微微笑了,眼裏卻沒有笑意,“你一直頑強的生活著,任何人的欺侮都不能將你打倒。所以,這次不要辜負我的期望,努力生活吧,直到我殺了你。”
傲芙在將軍府中真正過起了大小姐的日子,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綾羅綢緞。因她身子虛弱,每日亦有源源不斷的藥材補品送進來。院子中有姹紫嫣紅的鮮花,有一汪養著錦鯉的清水潭,還有一座精美的亭子,四角掛著透明的琉璃燈。
嬤嬤說,“三小姐,府裏的幾位夫人哪個有你這樣的待遇,將軍是恨不得將天上的星星摘給你。你看這些吃穿用度,哪個比你在家裏差。”
傲芙低頭看著腳上的軟底鞋。
如鮮於亦所言,她一直努力地生活,盼著有一天飛出相府的牢籠。就算如今牢籠換了將軍府,她對自由的渴望一絲未曾減弱。
沒有人能將她束縛,位高權重如天下兵馬大元帥鮮於亦也不能。
他也決不是將她豢養。傲芙聽過鮮於亦的傳聞,冷酷、嗜血,還有一條——不近女色。他門下食客三千,人說鮮於亦從不養無用之人,就連他的幾位夫人都是權力的踏腳石。
傲芙很想知道她的用處在哪里。
他帶人殺進相府那天,她見到了這輩子最慘烈的屠殺。她雖不喜歡那些人,卻從沒想過要他們死。她經常做噩夢,夢到姐姐們雙眼流血向她走來,“我們都死了,為什麼你還活著?”
父親沒了腦袋,光禿禿的脖子流著鮮血,他摸索著喊,“芙兒,你為什麼不來陪我們?”父親從沒喚過她一聲芙兒,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一聲芙兒竟是要她一起下黃泉。
她在夢裏揮舞著雙手將他們一個個趕走。醒來後身上衣服濕透,那個沉默寡言的侍女從靈立在一邊守著她,靜靜地像個幽靈。從靈看她的時候冷冷的,有時候嘴角噙著嘲諷的笑,就像知道傲芙未來的命運似的。
嬤嬤和傲芙說過,從靈自小賣身為奴,性子冷淡,武功高強受將軍重要。她不喜歡和人交流,很守本分。
就像現在,嬤嬤不厭其煩地細數鮮於亦的優點,從靈只是立在亭子外邊,似笑非笑。傲芙這時想的是:十年來跟著鮮於亦這個魔鬼殺人無數,從靈不知有沒有嚮往正常人的生活?
“都說做將軍的女人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三小姐你既然活下來了,就該好好享受福分。你好過我們也好過。這細皮嫩肉的,就算是綢緞,綁久了也不好受。”見傲芙不說話,嬤嬤憐惜地撫摸她已經淤青的手腕。
因為擔心她自殺,鮮於亦命人將她的雙手綁了。到今天,她的雙手已被綁了整整十天。
“放了我,我自己吃飯。”許多天沒有說話,一開口聲音沙啞得不似韶華女子。
嬤嬤見她肯說話又驚又喜,想解開她又左右為難,求助地看向從靈。從靈走上來,沒有遲疑一刀揮斷。她武功高強,傲芙這樣弱不禁風的女子根本無法再她眼下有動作。
傲芙活動了一下被禁錮的雙手,嬤嬤緊張跟在其後。從靈說,“嬤嬤放心,她不會自殺。”
她看了一眼從靈,是的,她會好好活著離開將軍府。

posted by oldhh at 18:21|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